天主教国度克罗地亚 欧洲抵绿第一道防线

克罗地亚曾经属于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在98年代前,曾经有数十年的无神论社会存续,自从解体后,宗教复苏。

南联盟内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回归天主教;塞尔维亚、马其顿、黑山回归东正教;波黑因为教派不同(实际都是一个民族)而四分五裂。

而克罗地亚在历史上属于奥匈帝国的势力范围,曾经和奥斯曼帝国分庭抗礼。甚至,克罗地亚是当年欧洲社会对抗msl的“桥头堡”.

因为奥斯曼土耳其最深的腹地,曾经就打入了波黑境内,这才导致巴尔干半岛绿化,包括如今的波斯尼亚人、科索沃人、阿尔巴尼亚人都是欧洲人绿化后的畸形产物。

今天在广场上,可以看到参加祷告的人群,以中老年男性为主,女性也有,年龄层偏大。这也反映出整个社会的无神论化趋势,这和中东世界的寺内人满为患的年轻人口截然不同,天主教人口结构已经迅速老化。

在整个西欧,40以下的人群已经完成了“无神论化”,如今的天主教势力只能在拉丁美洲、东欧地区寻找存在感。

现代智人出现了避孕方式、生活模式的迅速改变,生活水平越高生育率越低,这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悖论,生产力越高的文明未来人口迅速萎缩。越落后的文明出生率越高,在将来越将成为地球的主导。

涌向欧洲的难民只是现在人口变化的一个缩影,整个亚非拉年轻人口膨胀,在未来还会爆发更多规模更大的难民潮。而人口膨胀导致人地矛盾、资源矛盾、进而引发内战、教派冲突、无限循环……

正当天主教徒正在集体下跪唱圣的时候, 远处却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定睛一看,才发现远处还有另外一波人。

他们开始敲锣打鼓,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超过了天主教徒这边的分贝。天主教徒们正在深情的赞颂耶和华,另一头的自由派锣鼓喧天愿望堕胎自由……原来,他们正在抗议天主教。

这群人我目测是:自由派、、LGBT、支持堕胎、支持女性身体自主权、女性权利运动……没想到一个380万人口的小国,也能够翻起一点水花。

两个人群遥相呼应,但是看气势,自由派显得更加的“理直气壮”,天主教徒这边没有搭理人群,而是自顾自做完祷告,集会之后,慢慢的散去……

自由派这边,看着天主教人群散去,他们也停止了鼓声,然后骂骂咧咧的几句以后,然后大摇大摆的散场……

基督教社会的毒性和绿教的毒性相比,进行量化后一个3分,一个9分吧,都是危害,但是危害度有差异,胃炎和癌症的区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