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上的欧洲杯:C罗发胶控 巴神遭网友恶搞

和巴洛特利的粗放相比,头上一股奶香味的C罗是细腻到根了。每一次上场,他都能保证三千青丝根根神清气爽,挺拔地立在海拔1.85米的高地上,自由舒畅地吞吐欧锦赛的气息。

在葡萄牙队的更衣室里,必须有一面镜子给C罗专用。队友系紧裤带的时候,C罗正在给自己的头发抹第六遍的发胶,然后用一把精巧的小木梳划过每一根头发,做着Massage。如果头发没伺候好,他也不会有好心情伺候球队。

C罗对发型一样迷信。2010年脚风不顺时,他尝试莫霍克式发型,这是起源于印第安部落莫霍克族的一种发型,莫霍克人将脑袋两侧头发剃少或干脆剃光,但脑袋中间的头发很浓密。这一转型为他事业带来第二春。

这届欧锦赛,C罗变本加厉,一场比赛里都要换发型。和德国队(微博)的首场小组赛,打了半场,他用发胶把头发抹平,到了下半场,球迷发现他又把头发梳得立了起来。可惜,这次运气没有眷顾。打荷兰队的生死战,他顶着“鸡冠头”首发,半场落后,他马上回去洗了头上的发胶,回到“梳油头”,结果连进两球,帮助葡萄牙反败为胜,拿到出线名额。葡萄牙足协应该向国际足联发出延长中场休息时间的提议,这样,C罗有充分的时间来改变发型,根据不同对手不同的比赛情况。

球迷对C罗发型的关注,焦点逐渐转向了发胶。到底是什么样的发胶,可以帮助C罗在寸土之地变出如此多的花样?有人说他用的是华伦蒂诺,但C罗代言的品牌是阿玛尼,何况华伦蒂诺貌似没出产发胶。有人说他用的是TIGI,英国的著名品牌。更多人倾向于C罗使用的是德国超一线品牌施华蔻,作为世界三大顶级美发品牌,施华蔻历史已达百年之上。

据说,因为发胶变出的魔法,C罗已经征服了95%的乌克兰女性。考虑到该国并不富裕的经济状况,平时都不舍得往列巴(面包)上涂黄油的乌克兰妇女人发现有个型男的头上富得冒油,怎么会不趋之若鹜?

倒是模特界对C罗并不认同,名模芭儿莱法利就在推特上对他的发型大加嘲讽,“当我看到C罗时,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应该把使用定型发胶视为违法行为!”这引来C罗的模特女友伊莲娜的反击,“何苦黑我们家罗呢?学会去爱,会让你变得更加可爱。”

顶着金色莫西干头的巴神从一开赛就替意大利队吸引了对手和舆论的目光,皮尔洛们就在他薄薄几缕发丝撑起的盾牌下避免外界干扰,轻松自由地玩着属于自己的足球,顺利晋级到半决赛。很自然,对手总是被巴洛特利的金色盾牌闪得眼晕,本来,他那颗光头就够亮了,如今再镶上一片金箔,谁还管他的队友。朱时茂跟陈佩斯说,“胡同里黑咕隆咚的,就你那儿亮,我就奔过来了。”就是这个道理。

巴洛特利很懂得利用发型变幻的威力。欧锦赛前,他头上顶的不是金箔,是弓箭。那是莫西干头的另一个创新:靠近额头的头发剃成了箭头形状。隔远了看,就像头上平插着一支利箭,巴神是个弓弩,只要一抬脖子,箭就发射出来。“弓弩头”散发着部落狩猎的和攻击力,令对手不寒而栗。这个发型最终为他射落了英超(微博专题)奖杯。

这次的发型是巴洛特利特地为欧锦赛设计的。他最初尝试这个发型是在4月底的曼彻斯特德比前,当时就引来一阵镁光灯的闪耀。金色莫西干头表达了巴洛特利强大的自信,就跟圣斗士一辉背后的金色羽翼一样,象征着百战不死的顽强。

截至1/4决赛,巴洛特利是意大利队中射门次数最多的球员。淘汰英格兰,他一人就完成了10次射门,其中5次命中门框范围,超过了对手的射门总和。安切洛蒂评价,“没有多少前锋能在一场比赛中实现这样的射门频率。巴洛特利对意大利队有着极大的贡献。”这场的点球,巴洛特利更是向普兰德利主动要求第一个去罚。

半决赛开打前,维罗纳的麦田里,出现了巴洛特利金色莫西干头的图案,面积达到2700平方米,是一位农民用拖拉机耕出来的。证明巴神发型与意大利队前景息息相关的认识已经深深根植于球迷的心中。普兰德利该高兴了,大赛前他说希望巴洛特利能改头换面,巴神果然没有食言。

就是巴洛特利的弟弟埃诺克不答应。他在跟意大利记者争论哥哥不是脑残的同时流露出金色莫西干头是自己的创意,马里奥只是个抄袭者。赛会造型大奖,有他的一半。

真正面貌一新的是韦恩鲁尼,小胖是顶着新长出的头发赶上欧锦赛的。尽管小组前两场他接受禁赛处罚上不了场,头发却茂盛地蹿出来,改变着英格兰头号球星的面目。

因为一直受到脱发的困扰,才26岁的鲁尼决定花钱植发。去年6月,他在伦敦哈利街一家私人诊所花费3万英镑植发,并第一时间在推特上展示了植发后的效果,引起球坛不小的轰动。

首先,球迷是感叹鲁尼有钱。植发是按照每个毛囊算钱的,还不保证每个洞里都能长出庄稼。其次,这些庄稼与原先的田地是否长势吻合,还不保证。

鲁尼对前额窜出的一撮头发非常满意,估计是毛囊吃的营养太盛,这一撮头发并没有贴着头皮生长,而是直直地立起,在微风中自顾自飘扬,明显与后面的头发不是亲兄弟。

鲁尼一张拳击手脸配上这一撮写字楼白领的头发,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可他还不罢休,又去做了配合的植眉手术。

和乌克兰队的小组赛,鲁尼解禁复出,打入唯一进球,用的是植过发的脑袋。进球后,小胖还特地用手指了指植出来的头发表示庆祝。有消息说,他还劝荷兰边锋罗本也去植发,罗本回应头发少有利于进球,结果,荷兰人一球未进,不知道哈利街的私人诊所有否接到荷兰人的预约电话。

不过被意大利淘汰的1/4决赛,鲁尼寸功未立,对面的意大利队员除了巴洛特利谁的头发都让他羡慕,结果皮尔洛跟在他后面打进了勺子点球。赛后,霍奇森批评鲁尼踢得不好,称小胖应该像皮尔洛那样承担更多的压力。

欧锦赛期间,有家运动品牌推出一个活动,球迷可以去华沙指定的理发店免费理出喜欢的球星的发型。球衣、球鞋之外,发型已经成为球赛重要的组成部分。

雷东多曾面对帕萨雷拉的军令发出“留发不留头”的回击,时代变了,留什么发,留多少发,甚至植多少发,都听凭球员自己发落。于是,从罗纳尔多的瓦片头,到贝克汉姆的莫西干头,到托雷斯的胭脂鱼头,球迷讲起球赛是“头头是道”,这块500平方厘米(头皮的面积)的小空间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随着85后、90后在足坛抢班夺权,个性化的表达深入到他们乃至所在球队的足球哲学中去。你很难想象,巴洛特利要不能在头上将对手的苗头别下去,怎么有赢球的自信?C罗要不能把一瓶发胶在头上抹顺当,脚下怎么能把球梳理好?

发型真的影响到了球员的临场表现。看看拉莫斯,把标志性的长发剪去,似乎也就抹去了场上的个性,西班牙少了一个风风火火的边卫,多了一名中中庸庸的中卫。再看看阿什利科尔,顶着一个扫帚头就上去罚点球,怎么可能不当扫帚星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