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新掌门称“绝不再出奇葩政策”于是我们“盘”了一下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10月22日晚,山东潍坊奥体中心体育场,新任中国足协主席宋凯出现在青少年足球联赛U15组冠军奖杯的颁奖现场。这是宋凯当选足协主席后的首次公开亮相。他坦言,此前中国足协很多政策制定比较随意,给中国足球发展造成伤害。“中国足协以后不能再出台类似‘国家队打联赛’‘U23球员政策’这样的‘奇葩’政策。这是我任内的第一个底线。”

事后,“新任足协主席称绝不再出奇葩政策”相关话题,迅速引发公众关注。那么,宋凯所说的“国家队打联赛”“U23球员政策”的“奇葩”政策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年中国足协还出台了哪些备受争议的足管政策?出现过哪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上游新闻根据公开报道进行了梳理。

据青年报,2018年7月,关于国家体育总局拟推行“国家队踢中超”方案的传闻一度盖过了世界杯的风头。不过日前该事件又有了最新进展。据媒体透露,这一方案的确有,但因内部分歧较大,最终导致搁浅。

世界杯期间,关于中国足协讨论国足组队征战中超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还流传出这一政策的详细实施方案:国足组建A、B队征战联赛,每五轮更新一次名单、有国脚被抽调的俱乐部队将获得积分补贴等。

该消息一出瞬间引发轩然,球迷、媒体、联赛赞助商和从业者一片哗然。在职业足球高度商业化的联赛中,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短时间快速提高国足成绩,不仅不符合足球竞技水平提升的规律,也无视了俱乐部投资人和球员自身的利益。媒体报道称,“国足踢中超”这个方案,明显违背职业联赛规律和足球竞技规律,更与世界脱轨。因而,体育总局内部一些专家和中国足协内部都明确表示反对。由于反对的声音较大,“国足踢中超”的方案最终搁浅。

据澎湃新闻,2017赛季,中国足协及职业联赛管理部门,结合各级俱乐部优秀国内球员稀缺,对职业联赛及国字号球队人才供给不力的现实,正式推出了“U23球员新政”,要求每场比赛每队场上的U23(23岁以下)球员不得少于1人等(U23球员首发、数量、换人等政策不断在调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随之而来的,是中超各队的神操作。中超U23小将往往开场就被换下。2019年中超联赛,原天津天海队门将就以前锋的身份替补登场,上场4分钟后又被另一U23球员换下;河南建业U23球员杨国元在两次比赛中首发登场,分别在2分12秒和1分30秒就被换下。

据上观新闻,牺牲联赛为青训补锅,本身就是对足球规律的不尊重。针对U23政策,连一向以培养年轻球员见长的前恒大主教练卡纳瓦罗也明确提出过反对。U23政策还导致年轻球员身价和工资水涨船高,进一步抑制了优秀年轻球员留洋锻炼的想法。

据多家媒体消息,今年2月7日,2023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俱乐部负责人会议召开,宣布新赛季各项政策,包括中超取消U23政策、中甲实施U21政策。

据北京媒体报道,为了冲击世界杯等赛事,中国足协曾两次宣布取消职业联赛升降级,导致中国职业联赛出现只升不降或只降不升的特殊局面。在2001年、2002年和2004年、2005年,中国足球顶级联赛两次取消升降级,这样一个违反足球客观规律的决定,对职业联赛根基产生严重影响。

由于没有了升级欲望和降级危险,联赛质量明显下降,赞助商次第消失,观众越来越少,次一级的联赛更是陷入生存困境。假赌黑获得疯狂生长的沃土,甲B的“五鼠风波”正是在这一时期出现。

大连万达掌门人王健林提出冠名中超的首个硬性要求就是:中超联赛不得取消升降级,确保联赛能够顺利进行。

据红网,2020年11月,中超俱乐部总经理会议,中国足协宣布了“俱乐部(队名)名称中性化”,要求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在2021赛季注册前,实现队名中性化。所谓队名中性化,是要求俱乐部名称不得再有投资方或赞助商的名词或相关商业产品名字。让人耳熟能详的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尤文图斯等队名,均是中性队名。当时的中超16强仅有“大连人”满足要求,其余15家俱乐部都需改名。

中国足协此举,引来部分球迷的不满,特别是国安、申花、鲁能、建业这些多年名称不曾改变的老牌俱乐部,以及恒大、上港、苏宁等新兴球队的球迷。球迷普遍对中国足协“一刀切”改中性队名的做法不太满意。

据上游新闻,2002年甲A联赛中,足协规定如果赛季结束时两队积分相同,就需要靠抽签来决定名次。当时,排名第二的深圳队与第三的国安队积分相同(大连实德早早确立了冠军),最终只能靠抽签(扑克牌)决定名次。最终,深圳队抽到黑桃Q,而国安队的牌是梅花J,深圳队以一点优势夺取联赛亚军。

据报道,原本按照国际惯例,在积分相同的情况,要比较净胜球等数据,但中国足协担忧净胜球和默契球的造假,因此推行了抽牌计划。

球场上座率,某种程度上反映一个联赛的热度。据金陵晚报,在河北香河召开的2007赛季中超、中甲老总峰会上,中国足协出台了一条“雷人”的政策:为提高联赛上座率,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各俱乐部要加大工作力度,推陈出新想办法将球迷吸引到赛场,足协还设定了惩罚措施。中超委员会规定,联赛平均上座人数低于5000和1万人的俱乐部,将在年终联赛分红中分别扣除10%和5%。在这样的政策刺激下,中超和中甲出现了组团观赛的现象,“抓球迷就像抓壮丁”。球场的人尽管多了,可有多少真球迷,值得玩味。

据成都日报,每场比赛上座人数必须超万人,这对正处于低谷的中超俱乐部来说,无疑是不可完成的任务。2006年中超平均上座率就在1万人左右,双冠王山东鲁能的主场上座率最高,平均每场观众人数达到3万人,其次是陕西浐灞、上海申花和北京国安。抛开这四支球队,其他11支球队主场平均上座率都不满万人。照此情况,当年中超联赛的15支球队中有9支球队都可能完不成每场万人的上座率任务。

历史上,中国足球队曾有“头球队”一说。在上世纪80年代,足协认为中国足球应该培养力量型的球员,这样才能立足亚洲,一可抗衡韩国、新西兰这样的力量派,二可压制东南亚和西亚足球。为了提升球员的头上功夫,足协别出心裁地规定头球得分,进一个算俩(计2分)。于是,各队纷纷培养高中锋,联赛当中高中锋数量猛增,还出现了把球带到门口再挑起用头球破门的奇景。幸好这样的规定,只持续了一年。

据金陵晚报,2010年10月31日,中超联赛第29轮比赛同时在15:30进行,虽然说冠军已经产生,但亚冠联赛名额的争夺和保级球队之间的较量依旧十分激烈。或许是为了避免一些特殊情况的发生,中国足协决定8场比赛的中场休息统一为30分钟,为的是在下半场同时开球。而国际足联竞赛规则中早有明确规定,中场休息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

新任中国足协主席宋凯最新表态称,先守正,再创新,不会出台所有人都不同意的政策。中国足协的每项决策,都要符合社会大众的预期。这些表态能否落地落实,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