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熟悉的网络流行语竟有一半都来自游戏圈!

这么说你可能没什么实感,但你应该在上网的时候看到过“白给(游戏中未给团队做丝毫贡献就死了)”“WDNMD(在对抗类游戏里激情式辱骂)”“我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在恐怖游戏里战略性害怕)”。

还有那些与运势有关的“非酋(指运气差的玩家)”“欧皇(指运气好的玩家)”“海豹(指运气好还爱炫耀的玩家)”,

也可表嘲讽,比如你打《王者荣耀》,自己半血,反杀敌方三名英雄,在对面无能狂怒时,你可以发个“?”。

还可表喊话,比如你只是想要叫一下你兄弟,问问这货最近在忙啥,有没有空再拿起你玩上两把,那你同样可以给他发个“?”。

然而你可能有所不知,在一开始,这些热词仅仅只是属于一个小圈子的专用黑话,而至于它们是如何出圈儿,又是怎样扩散到互联网的每个角落,这就要从30年前开始说起了。

所以对局一开始,少年们便猛砸街机上AB键,狂搓可怜的摇杆,宣泄着自己的旺盛战意,仿佛只要自己搓得够快,就能打出漂亮的连招,只要自己搓得够猛,就能搓光对方的血条。

它代表着一种一较高下的盛邀,是那个年代善意的挑战书,如果有人找你放学后“搓两盘”,这便意味着他对你认可——你是他的劲敌,亦是他的朋友。

这些游戏本身有着更重的社交属性,自然也催生出了一大批新兴的词语,像是PK、开挂、秒杀、刷、大招等等。

像“秒杀”最开始的意思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敌人或被敌人杀死”,“开挂”是指“有人在网游里使用了”,而“刷”则是指“玩家要通过反复做某件事来获得奖励”。

得益于互联网的风靡和玩家群体惊人的创造力,很快,这些黑话所使用的语境,就从网游的世界走进了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

并且,虽然这些词都诞生于网络游戏的语境,但和街机时代的“搓”一样,它们也在虚拟的游戏空间里传递着玩家真实的感情。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什么,工会里的兄弟跟一个红名PK,让这个红名一个大招给秒杀了?这红名是开挂了吧!等着,我刷完这个副本就去给你报仇!”

相对于“一玩玩一天”“在游戏里过日子”的MMORPG,电子竞技的节奏更快,对抗性更强,而将玩家聚集在一起的,也不再是志同道合的工会,而是机器算法的随机匹配。

之前在《传奇》里,一场全服参与的国战要打整整一晚,如今,一局《英雄联盟》所花的时间通常不超过40分钟。

但即便这样,充满了创造力的玩家群体还是在这种高压的游戏节奏下,构造了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的游戏黑话,大体上讲,这些黑话有以下两个特点。

像是开始游戏就只发个“g”,同意就只打个“1”,好就是数字“6”,想表达赞许就发个“666”。

可以想象,在50年后,如果有一个网络文化史的学者,看到了这套由数字、字母与标点符号所构成的交流系统,那他大概会将其当作某种密码来进行研究。

GG是“GOOD GAME”的缩写,最早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局域网对战游戏的聊天框内,表“打得不错”之意。

当时,在一局比赛结束后,不论胜负,对战双方都会互发“GG”,称赞对手在比赛中的表现,相当有绅士风度。

如果你在一局比赛后发个“GG”,约等于在射击游戏里干掉敌人后狂做tea Bag(在击杀敌人后,跑到他的尸体上不断地蹲起),活脱脱骑脸羞辱。

像是在MOBA里本来很普通的单挑SOLO 1V1,这两年就被广泛地称为父子局,仿佛玩家不但要在游戏上分出胜负,还要在伦理上占尽便宜。

而那些在团队游戏里技术较差的玩家,也从过去的“菜”变成了今天的“小学生”,仿佛游戏玩得烂就是一种心理不成熟的表现。

这四个字言简意赅,却信息量爆炸,它代表着一个电子竞技之夜,一系列精彩的胜负,以及,一群与你奋战到天明的兄弟。

我们开始发现,游戏不但是一种单纯的娱乐,它也是一台流行热词的制造机,更是一种无数人用来沟通感情的有效途径。

《长空暗影》是一款腾讯专门为盲人所设计的听觉游戏,利用声音的交互,让盲人也能体验到空战游戏的乐趣。

《魔兽世界》里就专门有一个用来致敬漫画大师斯坦·李的角色,让老爷子在艾泽拉斯的世界里再活一次。

只要用心去发现,你就能看到游戏的更多侧面——它不再仅仅是一种新兴的媒介,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